可可西里又搜救到一名失联者!“失联事件”难禁绝管理者严禁随意进入可可西里非生命天堂

据中新网9月2日消息,青海可可西里保护队员当日再次搜救到一位在可可西里露营的失联者。即便多次颁布“谢客令”,更有失联甚至死亡的惨痛教训,但一些人对可可西里仍“趋之若鹜”。图为索南达杰保护站保护队员在可可西里找到露营的叶某。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长江源园区可可西里管理处索南达杰保护站保护队员邓海平介绍,1日傍晚,他接到指令,有人失联需要搜救。于是,他便着手搜救,但无果。2日清晨,耗费两个小时后,终于在可可西里找到失联者。

对此,嘎玛才旦分析,可能很多人对可可西里充满了美好的向往,而忽略了危险性,“甚至还有人把无人区可可西里当成了生命的尽头或者是天堂。”

“可可西里保护区发过公告,不管是探险还是穿行,都严厉禁止随意进入。”嘎玛才旦说,不知为什么还是有人铤而走险。

近些年,青海可可西里管理机构与新疆阿尔金山、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多次联合发布公告,颁布“谢客令”,禁止一切非法穿越。再加之颇受舆论关注的失联甚至死亡事件,但盲目进入可可西里活动的事件,并未禁绝。

据叶某自述,自己因抑郁症而心情烦躁,8月,购买广州到拉萨的火车票,在拉萨游玩后,想在草原露营几晚,看藏羚羊,想放松心情。

可可西里管理处相关部门负责人嘎玛才旦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态度坚决,随意进入可可西里是绝对不允许的。

据悉,本次失联者是来自广州的25岁小伙叶某。

今年3月,25岁的李某某辞职,带着4万元钱开始了他的环中国骑行之旅。6月16日,李某某单人单车进入可可西里。据其朋友介绍,7月6日,李某某在朋友圈发出了一张可可西里的照片,称自己在一个叫做“狼叫沟”的地方,并称自己前一晚曾听到过狼叫。7月7日,原计划在五道梁吃早饭的李某某彻底失联。7月13日,在经过两天紧锣密鼓的搜寻后,李某某的遗骸在109国道北面一个积水潭中被发现。可可西里管理处不冻泉保护站的副站长孟克称,李某某被发现的地方既不是核心区,也不是可可西里腹地,而是在公路沿线10来公里处,在保护站的辖区范围内。

8月中旬,长江上游普降大到暴雨,8月17日,2020年第5号洪水在长江上游形成。自8月18日14时起,三峡入库流量维持在60000立方米每秒以上。据长江委水文局和省水文局预报,8月20日8时,三峡入库流量将达76000立方米每秒,或将成为1981年以来最大洪水。受三峡持续大流量下泄影响,长江主要站点监利站超警戒、沙市站和螺山站接近或超过警戒,荆南四河预计超警,湖北面临新一轮较为严峻的防汛形势。

另据央广网报道,8月25日,玉树州治多县公安局发布情况通报称,可可西里失联45天的河南小伙已离世。就在一个月前,同样是在可可西里,一位90后女大学生也永远的停止了呼吸。

然而就在此事发生的一个月前,还有一位年轻人在可可西里遇难。7月5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位女孩独自踏上了开往青海格尔木的火车。7月8日,女孩出现在玉树州曲麻莱县境内,她在那段时间还到过索南达杰保护站。7月13日,她的身份信息出现在青藏线南山口,从这一天开始,她再也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信息。7月27日,格尔木公安局的民警与蓝天应急救援中心前往无人区搜救,4天后,他们在清水河南侧发现了女孩的遗骸。

李某某和朋友的聊天记录显示,他对于可可西里的环境、气候十分陌生,只准备了简单的帐篷、睡袋等物品,甚至都没有带够食物、水以及呼救用的卫星电话和指南针,就贸然闯入了无人区。李某某告诉朋友:“可可西里咋啥都没有,我以为是绿水青山和满地的藏野驴,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要求,长江沿线各市防指要按照应急响应要求,严格落实防汛抗旱责任制,密切关注长江汛情,加强应急值守、加密会商研判,强化超警戒超设防堤段巡查防守,做好抢险处突各项准备,严阵以待,全力迎战洪水过境,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总台央视记者金珠)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中新网、央广网)

叶某说,他辗转到青海海西州格尔木市后,买了装备,再乘车到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并于9月1日早晨离开保护站步行3公里进入可可西里露营。但此时,叶某手机损坏,无法联系家人。2日早晨被索南达杰保护站队员成功搜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