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大水货终于有人想买了红军高出成本价抛售

法国蒙彼利埃希望签下利物浦替补门将卡利乌斯,红军则坚持索要600万英镑转会费。

在2018年欧冠决赛失误之后,卡利乌斯再没有为利物浦出战过,过去两年他租借效力土耳其贝西克塔斯,五月份回到安菲尔德。贝西克塔斯方面不愿支付1千万英镑的买断费,另外,卡利乌斯还指责该队拖欠他40万英镑的工资。

武汉“封城”期间,克莱因因为工作需要,获得一张临时通行证,这让他可以顺利为在汉外籍人士进行上门问诊、购买生活物资,并为一些患有慢性病的患者采购药品。

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克莱因称,感谢中国政府的信任,让他在疫情期间可以和中国同事们一起,战斗在一线。

“当疫情在法国蔓延开来,我努力把中国的抗‘疫’经验传递给法国。”克莱因称,病毒没有国界,在中国的经历告诉他,要阻断疫情,而不是拖延、减缓疫情。

疫情期间,克莱因见证了一座座方舱医院拔地而起,目睹了中国医护人员“以难以置信的勇气和毅力投入战斗”,从四面八方奔赴武汉紧急驰援。克莱因表示,抗“疫”期间的一幕幕场景令人难以忘怀。

据三星透露,李健熙逝世时,他的家人都陪在身边,但具体死因尚未公开。资料显示,李健熙2014年因心肌梗塞住院,此后长期处于疗养阶段,甚至接受了低温治疗。

“整个城市空无一人,我独自行驶在公路上,那种感觉终身难忘!”回忆在武汉的战“疫”经历,克莱因告诉中新社记者,起初防护物资缺乏,他曾在车里铺了张床单,护送他的病人去医院检查。

如今对于蒙彼利埃的兴趣,利物浦方面希望卖出600万英镑,这比当初红军引进卡利乌斯的价格还高出100万。

果断“封城”切断病毒传播、隔离治疗最大限度挽救病人生命、完善的物流运输通道以及全体人民团结一致的决心……在克莱因看来,这些都是中国政府在短时间内遏制住疫情蔓延势头并最终取得抗“疫”胜利的关键所在。

在武汉疫情最严峻的时候,法国包机从武汉撤离数百名在汉法国人,克莱因却毅然决定留下来,成为“外援”医生。从1月17日开始,他每日穿戴整齐防护装备,自驾往返于武汉三镇,为有需要的外籍人士提供上门诊疗服务。

他来武汉6年,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国际门诊部的一名全科医生,近日获得了在中国的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

主要开发者Driguest通过Reddit的网友分享了一些早期阶段的截图,同时他也希望更多人能去协助项目的开发。

“现在妻儿已经重返中国并接受隔离观察,9月22日就能回到武汉的家中。”离开启香槟酒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克莱因充满期待。(完)

陪伴武汉走过“至暗时刻”的克莱因,如今获得在中国的永久居留身份证,他将此视为一份荣誉。“它将我个人与这个伟大的国家联系在一起,当然,我不会忘记必须遵守在中国生活的规则,知道如何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共同生活。”他说。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孤岛危机:重制版专区

“不是我‘选择’了武汉,而是我已与它不能分割。”法籍医生菲利普·克莱因(Philippe Klein)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表示,“我已把武汉视为‘我的城市’,并且是一座我永远会带着微笑面对的城市。”

疫情发生后,克莱因将妻子和儿子送回法国。今年2月,他备好了一瓶香槟,等疫情结束后把妻儿接回武汉,一同举杯共饮。